松阳新闻网导航
总站·浙江在线   浙江网闻联播   《浙江日报》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新闻热线:0578-8061733  8062468   投稿邮箱:zgsynews@163.com    【在线投稿】
 
首    页 田园松阳 数字报刊 新闻中心 松阳概况 公示公告 新闻时评 新闻广角 设为首页
独山论坛 微·松阳 公众微信 媒体松阳 专题专栏 走南闯北 部门乡镇 快讯松阳 加入收藏
    关键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心情驿站 > 湘湖师范流亡松阳办学毓秀泽被一方(下)

湘湖师范流亡松阳办学毓秀泽被一方(下)

责任担当 参与建设

  湘师在松阳办学4年余,凭着“学校是社会的一分子,办在那里就应该为那里做点事”的责任担当精神,以主人翁的姿态,倾心地方建设事业,业绩辉煌、精彩纷呈。

  大办民众学校。湘师注重将“为农民而学,为农民而教”的理念深深植根于师生心田。师范教学刚恢复,校推广教育部就组织师生深入古市区域各乡镇,走村串户,宣传,动员开办民众夜校(简称“民校”,下同)。每校设理事会,自筹经费,自理校舍,自备桌凳、灯具、教具等。学生自带纸笔文具,湘师编印供应课本,每个教师兼任一校指导员。中高年级学生人人充任教师,民校开展识字教育、形势教育、文娱教育、健康教育。男女分班,则男教男,女教女。毎当夜幕降临,师生们便三五结伴,分头出发,打着松明火把,各奔执教民校。40里外的上源、下源、后源等乡民校,执教学生则在乡公所搭伙食宿,集中时间日夜上课。民校形式多样,金海观有精彩描述:“以言教学之形式,可分三类:一为家庭式民校,借民众厅堂庭院为教室,集合附近之男女成人于一堂,孤灯高悬,环而攻读,妇女们或携小儿入校,有一面摇动摇篮一面听讲者,有任小儿嬉戏于庭者,年高男妇或吸烟旁观,或低声细语,诚所谓‘黄发垂髫,皆怡然自乐。’此类民校,俨如一大家庭,以妇女为多。二为学校式民校,借其他原设学校或公共祠庙为教室,按时集合学生,点名上课,其出入教室及授课形式,和普通学校相似。此类民校,多为成人班或儿童班。三为军训式民校,集民校学生于一处,编队分班,晨起升旗集会,继以学习各课,夜间点名集合就寝,全日受教,每五日或一周休假一日,以便松阳学生回家休息、外地学生料理私务或到古市赶集。此类民校,仅在上、下、后源三乡举办,为时虽短,收效甚宏……。”民校办得如何?媒体曾争相报道。民国28年(1939)秋,《上海译报》特稿《战时浙江文化界》称:“现在浙江的教育,有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无论大小中学都一律由城市而深入到乡村,除了必要的课程之外,都兼办着民众组织和训练的工作,其中最埋头苦干而著有成绩的要算浙江的晓庄――湘湖师范……。”又称:“他们在松阳各乡办了三十多所民众学校,教育着2000多个民众,担任教学的便是这师范的学生。他们上午在师范里充实知识,下午接受特种技能训练,夜晚便干着组织民众、训练民众、教育民众的工作。……近来浙东各校效法它的已经很多。我希望它能把这种精神散播到全浙江甚至全中囯去。”到31年(1942)5月,共办民校97座147个班计学员4480多人,大大提高了广大农民的思想觉悟和文化程度,促进了松阳乡村文化事业发展。充任教师的学生在教育农民中受到教育,提前体验乡村教育,悟出为师之道、管教之法。

  承办古市经济建设实验区。为了扭转敌后地区物资紧缺状况,27年(1938)初,浙江省国民政府责成建设厅在丽水区域试办若干经济建设实验区,探索经验,推而广之。建设厅由于人手紧缺,对松阳实验区只能派出专家指导,厅长伍廷飚便想到了湘师。金海观期望“教经合一”,互利双赢,欣然承办,并确定将经济建设实验区就近设办在古市区域,由农村经济造诣深厚的孔祥明老师任主任。随后,在古市镇三清殿设置“民众教育馆”,培训“农村服务团”成员60余人,投入实验区建设事务。“农村服务团”成员深入乡村宣传发动,举办合作人员训练班。古市区和各乡都成立生产合作社、消费合作社。古市镇生产合作社筹集40股计3400元(法帀,下同),建立古市信用社。以合作社和信用社为经济支撑、省农改所和县中心农场为技术支持,农业方面先后办起黄圩示范农场、赤川乡第一保示范农场、大岭脚繁殖场、溪下繁殖场,推广包括美国良种烟草在内的68个农林优良品种及先进栽培技术;工业方面先后办起古市农商联合社雪笳烟工场、黄圩雪笳烟厂、酱油厂、酒精厂、樟脑油厂、肥皂厂、缝纫厂,生产日用工业品;商业方面集股5万多元,成立古市烟叶股份有限公司,经营松阳、遂昌、宣平三县烟叶出口业务。还以民校课堂为阵地,宣传推广猪羊圈养,广积厩肥,清洁环境。时称“湘师乃将经济建设实验区承办得红红火火的唯一学府”。

  承办处属国民教育实验区。国民教育系国家为公民实施的基础教育。民国时期,基础国民教育为小学教育。杭州沦陷前夕,国民党浙江省党政军机关、团体、大部分省立院校迁至浙西南山区,而国民小学仍在原地,或沦为敌占地区,或为敌后地区。为了全省敌后国民小学按照国民教育大纲正常教学,教育厅将处属10县设为国民教育实验区,国民小学教材先在实验学校试教,然后推广施教。30年(1941),湘师以“省立师范学校有辅导地方教育”为据,争得省国民教育实验区的承办权,然后设立辅导部(室),先后由黄明宗、周汉任主任。松阳县以城北镇中心学校(今县实验小学)、赤川乡小学、湘师“二院”附属小学为实验学校,其他九县择一二座小校为实验学校。委任著名教育家俞子夷为处属国民教育实验区主任。辅导部(室)工作人员按国民教育大纲编印教材及其辅导资料,长途跋涉到20多座实验学校检查、指导工作,总结经验教训,修改教材教法。实验成功,教材由教育厅推广到全省敌后国民教育学校;辅导资料则由《国教》月刋和《国民教育小文库》登载、发行、推广。湘师承办处属国民教育实验区,为松阳、处属各县乃至浙江全省敌后国民教育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合办古市卫生事务所。当时,松阳县医疗条件极差,古市区域竟然没有医疗卫生机构,因此,生者发病率高,病者死亡率高。湘师即与古市镇联系、合办“古市卫生事务所”,并派校医兼理事务,坐诊治病,宣传卫生知识,注射疫苗、打姜虫片等,毎日接待五六十人。开办卫生班,训练乡村卫生员、接生婆。组织“救护团”,战时随后方医院抢救伤员,平时接警奔赴乡村抢救危急伤病员。黄庄一位妇女跌倒在天井沿,碰得头破血流、昏迷不醒。有人到湘师报信,家人却忙于向各家讨茶叶水,混合成“脏水”给伤者喝,以去晦气,却不见好转。不久,救护团赶到,紧急施救,清除瘀血。自从那位妇女转危为安,黄庄人不再信“脏水去晦气”的鬼话。

  助办俭公中学。湘师在古市办学,就近招生多,上学很方便。叶芳及同宗5贤每想到湘师办学之利,就设想来日抗战胜利湘师迁返萧山,古市中等教育重归于零,禁不住唏嘘叹息,萌生办一私立中学之念。金海观及时予以首肯支持。于是,他们发起筹建,定名“俭公中学”,以便于在全县第一大姓叶氏宗亲中开展劝募。两年后,筹建就绪,尚缺得力领导和骨干教师。金海观忍痛割爱,同意推广教育部主任孔祥明出任俭公中学校长。俭公中学首次招生考试,湘师提供二院附小教室作为考场。除了国文、英语、数学、理化,其他各科均由湘师相应学科教师兼课,从而顺利开学。

  湘师以道义为上,甘担社会责任,泽被一方热土。松阳人民感恩戴德,怀恋不尽。

抗战先锋 党建旗帜

  侵华日军占领大片国土,炸毁萧山校舍,令湘师师生心生强烈的国耻之恨、校耻之仇,聚成炽热的家国情怀,化为波澜壮阔的抗日救亡运动,声震松古大地。

  民国26年(1937)7月7日,日军拉开全面侵华的战幕。为使师生勿忘国耻,抗战雪耻,湘师省吃俭用挤出资金,自己动手在阴岗山顶操场上竖起一尊“纪念‘七七’抗战纪念碑”。次年7月7日,全校师生和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民校学员共计3000余人汇集操场。在一阵炸雷般的爆竹声中,金校长健步走到纪念碑下,剪断彩带,揭下红绸,慷慨演讲,陈述“芦沟桥”事件和淞沪战争,控诉日军烧杀抢掠奸淫滔天罪行,号召师生同仇敌忾,奋起抗战,努力学习,报效国家。典礼仪式场面壮观,群情激昂,气氛热烈,在雄壮嘹亮的《义勇军进行曲》歌声中结束。经过《东南日报》报道,湘师声名远场。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湘师师生决心“未为抗日武装战士,也当抗日文化战士。”在“抗日救国会”部署下,因人制宜成立各种旨在“抗战教育、抗日救亡”的文化组织,走向社会鼓与呼,唤起民众。其中以“喈喈歌咏团”“醒民剧团”“新闻演讲组”“国画组”最负盛名,影响尤广。

  “喈喈歌咏团”,前身为“湘湖音乐团”,由淞沪战争后开展抗日宣传的音乐老师桑送青及其带领的文艺特长生于22年(1933)6月6日组建。迁校松阳后,团员增至40人。赵复旦老师为赋予其唤醒民众之意,取黎明鸟鸣“喈喈”声更名,并作团歌,歌词悲壮,曲调昂扬,尤其“睡狮醒,长夜晓,莫久使天地寂寥,君倡予,我和汝,一声声激江涛”句振耳发聩,催人奋进。每天清晨,团员们在广因寺大樟树下、阴岗山顶操场上练功练声,引吭高歌。先后移植演出延安鲁艺寄来的冼星海大型歌曲《军民进行曲》、向隅歌剧《农村曲》,自编或自排演出《毕业歌》《马塞尔曲》《送别》《祖国等待我们去挽救》《生产大合唱》《送女儿上前线》《从军》《重逢》《古城怒吼》《垦春泥》《胜利进行曲》《黄河颂》《中华颂》《延安颂》等歌舞节目及诸多器乐节目。毎周到古市镇、附近村庄甚至爬山涉水到40里外的谢村乡、玉岩区演出。不仅在松阳唱响唱红,还多次应邀赴遂昌、云和、丽水、龙游、兰溪、汤溪、金华等地公演,场场爆满,掌声雷动,與论沸腾。《东南日报》副刋《笔垒》以整版文章盛情赞美。

  “醒民剧团”,前身为“湘湖剧社”,于26年(1937)12月3日在义乌江湾成立。迁校松阳后,仿效“喈喈”唤起民众抗战之意,易名“醒民”。为了演好抗日剧,20多名团员们在经费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就地取材,自编自排,自制布景、灯具、道具,自绘油彩,自调灯光,相互导演,互纠唱腔,提高演艺,先后演出独幕剧《布袋队》《放下你的鞭子》《流亡三部曲》《三江好》《反正》、活报剧《生产大合唱》《捉拿大汉奸》《活捉日本鬼》、多幕剧《烟苇港》《周天节》《凤凰城》、苏联独幕剧《人约黄昏后》、波兰话剧《夜未央》以及老戏《碧玉簪》《落帽子》等,声情并茂,扣人心弦,民众喜闻乐见。应邀赴遂昌、龙游等县演出,好评如潮。永康籍团员楼朝生、施赛男暑假回家,在街头巷尾、伤兵医院巡迴演出30多场次,乡亲们捧若明星。

  “新闻演讲组”,由文笔好口才佳的学生组成,不限人数,分组活动。演讲组每周末或在繁华街头或借祠庙舞台专题演讲,讲帝国主义侵华史、近百年国难史、日军侵华史、抗战形势、英雄故事等,号召抗日救亡。新闻组创办《当日新闻》,8开2版,每日1期,每期200份,每份收取1个铜板成本费。他们用自制的矿石收音机收听、记录国内外消息,采访本县抗日大亊,然后编辑排版、刻写油印,上街叫卖。由于古市农历初四、九集市日发行效果较好,便改为《市日新闻》,5日1期,次次抢购一空。当时,它作为县域唯一民办新闻媒体,与县抗敌自卫委主办的毎4日1期、毎期150份的官方新闻报纸齐名。

  “国画组”,又称“美工团”,以画笔作投枪,所作抗日宣传画卷图文并茂,毎每在城乡醒目处贴出,立刻引来万众注目赞美。名林等人雕刻的1套18片版画,标题“干城”,意为“攻心为上”,深蕴教育引导投身抗战的主题思想,工艺精致,表现幽默。金海观拍案叫绝而为之作《干城集序》,《东南日报》副刋《笔垒》连篇累牍刊载。

  对于湘师之社会作为,时人评说:它不仅是著名的师范教育学府,还是抗战思想宣传队、抗战文化播种队、抗日救亡先锋队。

  在湘师这支“抗日救亡先锋队”里,有一批特别能战斗的优秀战士,引起中共浙西南特委的关注。28年(1939)2月,中共遂昌中心县委派指遂昌简易师范学校事务员、中共党员蒋明炬重返湘师,一边读书,一边发展党员。经过考察,蒋明炬于当年5月介绍同学吴世春、余友渔、阮国浩、李黛英加入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共湘湖师范支部”(简称“湘师党支部”,下同),蒋明炬任支部书记。5名中共党员分头活动,先后秘密发展王川、陈贤皎、张兆和、是济时、方云楼、朱以文、宋学文、潘经武、蒋宝才为中共党员,并在自制的党旗下庄严宣誓。遂昌县政工队队员、中共党员沈以兴调到湘师任教后,发展体育教师是济人为中共党员。在湘师党支部领导下,15名党员努力学习,积极工作,事事带头,表现突出,严于律己,赢得大家信任。不久,湘师举行学生自治会(简称“学生会”,下同)竞选,蒋明炬当选主席。从此,湘师党支部以学生会为组织依托和活动舞台,遵循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路线、抗日救国纲领和统一战线政策,团结、支持、配合开明校长金海观工作,组织、开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生动活泼的学生运动,生产自救、民众教育、军事训练、特技培训、抗日救亡有声有色,成效显著。10月,鉴于蒋明炬频繁牵头组织进步活动而暴露身份,中共浙西南特委指示其离校隐蔽,任命余友渔为党支部书记、吴士春和阮国浩为支部委员、是济人负责对外联给,实行单线联系,在附近潘连村建立秘密联络站,存放党的文件资料。在新学年学生会竟选中,阮国浩当选为主席。以湘师党支部为政治核心,以中共党员领导的学生会为指挥舞台的进步力量继续主导着湘师的青年学生运动。中共党员吴士春身兼“喈喈歌舞团”“醒民剧团”两团之长,带领团员在校内校外广泛开展抗日文化教育宣传,名声远播。

  然而,随着国民党当局推行“反共”“溶共”“限共”政策,反动势力加紧向湘师渗透。29年(1940)4月5日,三青团浙江省支团派遣组织专员余春华到湘师,频繁邀集学生开会,以“三青团之后顾与前瞻”为题大作报告,蒙蔽、哄骗、拉拢学生入团。国民党松阳县党部直属湘师分部密切配合,为三青团唱赞歌,引导学生政治转向。为使广大学生紧紧团结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湘师党支部隐秘操作,针锋相对,一方面化名撰文,披露三青团丑事,一方面设计“驱余”――授意人画《余春华人妖图》,灭其气焰。结果,他只发展1位神经不太正常的女生入团,就一走了事。不久,县党部人员突然窜到湘师图书馆,抄出一批进步书刋,便责难金海观,临行前还扬言:“还会来追究到底。”湘师党支部及时上报情况,获得指示:要纾解金校长压力。于是,学生会向金校长赠送一面书有“我们的灯塔”的锦旗。有广大学生作后盾,金海观底气十足地到县党部严正抗议,并更加重视发挥学生会民主自治作用。

  30年(1941)8月,中共湘师支部的上级组织联系人方炳伦被捕叛变。9月20日,中统特务周朝瑚奉命抓捕中共党员余友渔、阮国浩、陈贤皎及班长边福扎。对于擅自逮捕学生的不法行径,金海观提出强烈抗议。两天后,周朝瑚来到校长室,指名逮捕吴士春、朱以文。当时,朱以文已经离校,吴士春正犯胃痛。金海观从容应对:“吴士春已请病假回家疗养。”周朝瑚即到教务处查病假条,主任江景双顺水推舟:“他病得急,校长口头特批。”周朝瑚无奈而去。事后,金海观派朱育茂同学护送吴士春走小路回义乌老家。23日,中共党员是济人被捕。此后月余,金海观四处奔波,求援呼救,终以第一担保人并约教师施谦、学生刘岳琮分别为第二担保人、第三担保人,将余友渔、阮国浩、陈贤皎、是济人、边福扎等5人保释出来,疏散各地。至此,湘师党支部及其交通站均遭破坏,停止活动。

  湘师党支部仅存在年余,却在中国共产党松阳历史上留下一页精彩华章。它的鲜红旗帜永远飘扬在松阳人民心间。

血溅本部 再次南迁

  民国30年(1941)2月起,侵浙日军常派飞机到浙西南各地侦察、轰炸。为防空袭,湘师学生会发起“学生捐1元,教师自愿乐助”劝募活动,筹得690元。金海观从有限的教育经费中挤出1000元补足购置费,安装1台警报机。4月13日中午12日,警报响起,师生就近疏散,第一次见到27架日军飞机飞临阴岗山上空。所幸有惊无险,敌机环绕松古盘地周边低旋一圈就飞走了。从此,本部与各分院按战时安全保密要求制定仪器、教具、图书、用品疏散预案、划定各班疏散地段,组织师生就近挖壕沟、掩体,经常举行防空演习。

  31年(1942)春夏之交,日军“浙赣战役”正酣。驻浙日军第13军酝酿“松阳作战”计划,欲借道松阳进攻云和,一举摧毀国民党浙江省政府等党、政、军机关。

  5月22日上午9时,晴空万里,警报响起。此时此刻,金海关正在本部办公室处理要事,听到警报,一边大喊“疏散”,一边大步跑到大樟树下隐蔽,看见敌机在头顶上盘旋,炸弹呼啸落下,爆炸声声,火光冲天,不禁惊叹:“糟了,糟了――”。此时此刻,本部师生刚离教室,正在课间休息,突然看见3架飞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临阴岗山上空,接连投下18枚炸弹,在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抗战纪念碑轰然坍塌,操场上弹坑累累、尸首纵横,广因寺断壁残垣、烟火腾腾,……。事后查明,炸死8人,炸伤11人。死者是:楼文明,男,义乌人;骆加球,男,义乌人;童晋,男,龙游人;陈萍,女,诸暨人;李家琳,女,四川人;吴雪蘅,女,义乌人,芳龄16岁,“醒民剧团”团员,《农村曲》主角;宋鸿飞,女,嵊县人,血肉纷飞,尸首分离,只有一把长发尚可辨认;梁信兴,男,工友,在附近地里处理麦子时被炸掉半边脸。11名伤者个个灰头土脸、遍体鳞伤,有的奄奄一息。校“救护队”先将伤员送到古市卫生所,后经校友潘肇贵、徐光桂联系求援,及时到第17伤兵医院救治,转危为安。

  当晚,金海观主持召开教职工紧急会议,宣布8项应急措施:1.将伤亡人数、学校财产损失电告教育厅;2.通知死难者家属,掩埋死难者尸体;3.本部教职员暂移“生生堂”(距广因寺半里许)办公;4.松阳、遂昌、宣平、龙游同学暂回家,看局势再行通知复课;5.毕业班提前办理结束;6.在校学生疏散到附近自学,早出晚归,早、晚餐在校用膳,午餐发膳费自理;7.学校加强防卫工作;8.伤员继续治疗。

  5月28日,湘师校务会议决定南迁,在目的地未定之前,暂分6个组疏散到白岩、山甫、大岭根、下源口、上源口、谢村休整。次日晨,金海观带领毛守诚老师肩挎行囊,开始近1月之久的寻址之旅。

  6月25日,湘师师生告别白岩,踏上第三次途经龙泉、南迁庆元的300里跋山涉水征程。

  光阴荏苒,艰辛难度。直到民国34年(1945)5月8日德国投降,金海观看到抗战胜利的曙光,便将学校返迁提上议程。迁向何方?考虑到萧山湘湖校园已被日机炸成一片废墟,所幸广因寺本部虽被炸毁而3个分院校舍尚存,况且现有学生大多籍贯处属各县,他呈文报请迁返古市。7月12日,教育厅批复同意。师生奔走相告,欢呼雀跃。

  8月上旬,湘师先后经历了庆元1年多、景宁2年整流亡办学的艰难岁月,重返松阳县古市镇,以城隍庙为本部,以卯山、叶川头(含梧桐源)两处为分院,恢复教学。

  35年(1946)1月,湘师奉命迁回萧山城厢镇,暂借千年古刹“祇园寺”为临时校舍。于是,湘师别有一番风情――晨钟暮鼓之后传岀琅琅书声。

  (本文参阅《中国共产党松阳县历史》(第一卷第六章)、1996年版《松阳县志》(第二十篇)、蒋明炬《金海观传》、谢玉梅《抗日战争中湘湖师范南迁松阳之研究》、叶芳《纪念湘师金海观校长》《湘师在古市》《俭公中学创办始末》、王保森《回忆著名教育家俞子夷先生》、潘挺《中国乡村教育的旗帜》等)

来源:松阳新闻网 编辑:肖土根 吴胜 时间:2019年1月8日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中共松阳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国松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10]22号 浙ICP备10209249号